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少帥大人,請高抬貴手 > 第617章:賭注

第617章:賭注

 熱門推薦:
    “這病,我能治。”

    顧輕舟的話,落地有聲。

    滿大堂的人,都錯愕看著她。

    先是一陣死一般的寂靜,然后眾人大聲討論了起來。

    邱迥被顧輕舟的話,震驚得半晌不語。他看著顧輕舟,似乎想從顧輕舟臉上尋到戲謔或者自大。

    然而,并沒有。

    顧輕舟神色安靜,眼中有很溫柔的碎芒,眸光瀅瀅。

    “這是心瘕!”

    “這怎么可能?連西醫都治不好!”

    “西醫治不好的,我們未必治不了。只是,心瘕素來是必死之癥,少夫人就不必出這個頭了。”有人苦口婆心,善意勸導。

    治好了,自然可以揚名天下。

    這么多大夫在場,顧輕舟若是治好了幾千年來的必死之癥,大概是可以為中醫更進一步做出巨大的貢獻。

    只是,一旦失敗,顧輕舟這個“治死了人”的名聲,就要天下皆知,到時候她現有的聲譽也保不住了。

    根本沒必要出頭。

    哪怕顧輕舟不接,其他醫生也不會嘲笑她無能。

    因為大家都治不好!

    “太沖動了。”有人在后面小聲嘀咕,“到底太年輕,不知輕重。”

    “這哪里是不知輕重,簡直是不知死活!她要完了!”

    “大家都這么勸她了,她還是一個勁兒往前沖,也是作死。”

    大家都覺得顧輕舟實在太顯擺過頭了,把自己放在最危險的地方。

    有位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他算是中醫天才,而且年輕思想活絡。

    他擠上前,對顧輕舟先是一通自我介紹:“少夫人,我叫汪藝秋,是亳州汪氏的子弟。”

    亳州是江南最著名的藥都,南邊的藥材都來亳州,也是整個華夏四大藥都之一。

    汪氏,是很著名的中藥世家。

    這樣的世家,派最有出息的晚輩出席,也算很給顧輕舟面子了。

    “汪少。”大夫們紛紛和汪藝秋見禮。

    汪藝秋態度謙和,也跟他們還禮,然后不待他們說什么,繼續對顧輕舟道:“少夫人,您打算如何治療心瘕?”

    在場的所有人,只有汪藝秋相信顧輕舟,他想問問如何治療。

    顧輕舟卻莞爾一笑。

    “這個,我先賣個關子。”顧輕舟道。

    他們說話的功夫,身患絕癥的邱迥,已經把衣裳穿好了。

    他也心懷期盼問了句:“少夫人,你打算如何治療?”

    顧輕舟沒有回答他們。

    她轉身,繼續上了主席臺,然后對著下面的眾人道:“邱大夫身患心瘕,實屬不幸。我的恩師最喜歡鉆營疑難雜癥,他苦心多年,倒是有些筆記留下來,我可以嘗試為邱大夫治療,也可以將治療心瘕的秘方公開。”

    此話一落,滿場嘩然。

    心瘕是絕癥的記載,已經有了上千年,顧輕舟突然說她能治療,這原本就驚世駭俗。

    就當她是天才好了,她能治療是很厲害的。

    可是,她要把這個秘方公開,這才是眾人嘩然的真正原因!

    中醫從來不這樣的!

    就比如生病的邱迥,他捂緊了治療胃疾的秘方,養活了他一個藥鋪,讓他在魯地頗有名氣。

    一味藥方,就是一個藥鋪或者一個姓氏傳承的根本。

    顧輕舟卻要從根本上毀了這一點。

    這等于是自砸飯碗。

    所有的大夫都覺得顧輕舟在胡鬧。

    “.......我不僅會公開治療心瘕的藥方,我還會公開我師父的五十張秘方,包括其中安宮牛黃丸的獨家秘方。”顧輕舟繼續道。

    有個人就猛然站起來。

    他是陜西人,他坐了好幾天的火車趕到岳城,結果卻聽聞了這個消息。

    他家的藥鋪,有安宮牛黃丸的秘方,那是數百年的家族傳承,讓他們顯赫一方。

    “這位少夫人,她不止是砸了自己的飯碗,她還要砸了咱們同行的飯碗!”

    “大家都吃不上飯,更加要被西醫逼得走投無路了!”

    眾人議論紛紛中,顧輕舟繼續道:“我會成立醫藥行會,選舉會長,從此我們團結一致。我們也學習西醫開學校、辦醫院。”

    底下卻是沉默。

    “.......我不需要諸位拿出藥方,我希望諸位可以到行會開辦的學校里任職,醫院里坐堂。”顧輕舟道,“我需要的是人才!”

    反應還是寥寥。

    顧輕舟繼續說了中醫的艱難。

    然而,中醫的傳統就是各人自掃門前雪,讓他們把家族的學問拿出來,別說他們自己過不了這一關,哪怕他們愿意,他們的族人或者孩子們也不會愿意的。

    顧輕舟看著他們,心知這一仗會很艱難,不是一下子就能打響的。

    于是,她換了個話題。

    “宴席開始了,大家就當多交個朋友,相互認識,交流交流感情吧。”顧輕舟道。

    “少夫人,邱大夫的心瘕,你打算何時給他治療?”汪藝秋急忙站起來,生怕顧輕舟說話不算數。

    “明天下午。”顧輕舟道,“我需要準備些藥材,炮制藥材需要時間,所以心中治不了。”

    邱迥目光定定看著顧輕舟。他不知是該提起一點希望,還是該提起一點嘲諷。

    他的心有點亂,求生的渴望讓他不敢錯過顧輕舟說的每個字。

    “若是少夫人能治好我的心瘕,那么我自己領頭,我愿意到少夫人的學校和醫院任職。秘方我不會寫出來,可我會把我的本事傳給后人。”邱迥高聲道。

    “這事有趣,我也愿意。”汪藝秋高聲道,“我代替我祖父說這句話,假如少夫人能治好千年絕癥,我們汪家愿意教學和坐堂。”

    大家可能都覺得,此事荒唐,心瘕根本治不好。

    于是,他們紛紛附和,帶著調侃的意思。

    假如顧輕舟能治好,他們也愿意教學,甚至有人說愿意出一位藥方。

    “少夫人,假如你治不好呢?”邱迥突然發問。

    顧輕舟看著他:“邱大夫,我自愿為你治療,假如治不好,我愿意給你的家人五十跟大黃魚作為補償,另外給在場每個愿意參與其中的人一根大黃魚。”

    愿意參與,就是說愿意參加這場賭局。

    一旦顧輕舟贏了,他們就要到顧輕舟的行會學校和醫院任職;一旦顧輕舟舒了,他們會可以得到一根大黃魚。

    中醫這行薄利,除了亳州汪家,大家都是過得很艱難。

    陡然聽聞有一根大黃魚,眾人全部沸騰了。

    “好,我愿意參加。”在場的每個人都這樣說。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