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老子是條狗 >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337章:兄弟,回家!

《老子是條狗》 正文 第337章:兄弟,回家!

 熱門推薦:
    眾人拿著手電棒,挨個墓碑看了一圈,頗有一種當年看古天樂演的那個抄墓碑那個電影的情節是的,整的人毛骨悚然的。

    行走江湖的人最信的也最不信的就是迷信,如果不信迷信,他們又怎么會拜關二爺,如果他們不信迷信,為什么每次行動之前都要看黃道吉日,但你要說他們信吧,可偏偏的他們每個人的手上都有人命,他們不怕下地獄,也不怕報復。

    他們就是人間刀口舔血的惡魔戰士!

    蔡漢龍小聲說道:“挨個找,往新的墓碑上找,老墓碑已經省去,記得,動作一定要小,手電棒上的亮光不準照向天空,免得引出警察,若是萬一來警察了,不要分頭跑,免得一一被捕,咱們幾個在一塊,就是死,也一塊死。”

    眾人點了點頭:“好。”

    隨后眾人小心翼翼的一頓摸索,終于在倒數第二排的位置上看見一棟嶄新的墓碑,上面有吳進華跟宋曉霞的照片,雖然說吳進華是悍匪,但是死后官方還是將其厚葬。

    蔡漢龍眼睛通紅的說道:“老二,大哥帶你回家!”

    隨后三個人拿著鐵鍬開始叮叮當當一頓撬,這塊墓碑是新建的,石頭縫之間的膠封存沒多久,到也挺好起的,只要將縫隙之間的膠給弄開,隨即將上面的翻蓋給挪開,便將里面放著的三個骨灰盒給拿走,隨后迅速消失在這黑夜當中,仿佛不曾出現一般。

    次日,清晨。

    “糟了!!”

    兩名警察打著哈欠準備交接班之前,去墓地溜達一圈,結果發現墓碑讓人撬走了,兩個人當時就傻眼了,其中意味著什么不用多說!!當下連忙打給傅晨,遭到一頓臭罵。

    在傅晨部署抓人行動的時候,蔡漢龍這伙人早已逃回到老家。

    他們老家的村子挺偏的,而且這個村子幾乎沒什么年輕人,年輕人不是在外面闖蕩打工就去去縣里租房子或是買房子住。

    村里的老人也沒多少,大多數都死的死,沒的沒,只剩下一些四十來歲有勞動力的中年人。

    而且村子里的孤兒院早已經在十年前就黃了,那里儼然成為一座廢棄樓盤,平日里總有些野狗在那邊尋覓食物。

    可就是這樣又破又偏僻的地方恰恰是他們童年最快樂的回憶。

    蔡漢龍將吳進華一家三口的尸體安葬在孤兒院后面不遠處的一道干凈的位置那,這是蔡漢龍這幫人給自己準備的五座孤墳,他們會根據自己的排名按順序擺放,就算死了,兄弟幾個人也要葬在一起!

    重新將吳進華一家三口安葬好以后,蔡漢龍兄弟四人圍坐在墳墓面前,眼睛通紅通紅的說道:“兄弟,弟媳婦,你倆結婚的那一天我就告訴你倆,做我們這一行一腳踩在牢房,一腳踩在鬼門關,我問你,你愿意么,你堅定地說你愿意……看到你倆生了寶寶,我是打心眼里的高興,我們兄弟幾個人從小都是無父無母之人,兄弟幾個相依為命闖江湖,聽到你說你想守著你們一家三口安穩的過日子,大哥打心眼里是希望你們幸福的,沒曾想前腳走,后腳你就遇害,如果我知道能有今天,我說什么都不能同意!!都怪我,都怪我。”

    蔡漢龍說到動情之處,不停地抽打著自己的嘴巴,最后直接跪在地上掩面痛哭。

    連子彈打進身體都不曾哭的硬漢在這一刻卻是淚如雨下。

    他自責,懊惱,身為大哥便是身為長兄,他應該將其危險全部排除后,才能離開。

    老三紅著眼睛安慰蔡漢龍:“龍哥別難過了,你不用自責,我知道你沒有保護二哥他們一家三口隱蔽是不想給他們造成負擔,你想讓他們自己找一個地方隱居從此隱姓埋名的過,你擔心若是我們過去弟妹會睡不好覺,心里會擔心,誰也不會預料到事情發展到今天這一步,難過沒用,我們要做的就是幫二哥查出兇手,然后殺他全家,血債血償。”

    “血債血償!!!”老四跟老五跟著說道。

    “血債血償!!!”

    最后兄弟幾個人一齊喊道,同時倒了五碗烈酒,隨即用刀子將手中的鮮血割開,滴入在酒中,瞬間染紅淡紅色。

    蔡漢龍端起碗:“曾經我們跪在這里,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結為異性兄弟,今天大哥在這跟你發誓,你的仇,我必將報之,但凡殺害你的人,一個也逃不了。”

    說完,蔡漢龍將杯中的白酒一飲而盡,老三,老四,老五同樣干掉。

    隨后五個人離開這里,反身回到H市!

    “你是說吳進華的墳墓讓人撬走了?”

    吃飯的時候何義飛聽到小女警的話以后驚愕的問道。

    “掉了監控錄像,應該就是蔡漢龍那伙人,雖然他們都戴著面具。“小女警也不太確定的回道:“這幫人的反偵察能力太強了,我們已經做了那么強的警戒,他們還是來去自由,太厲害了,我從事這個行業這么久,頭一次見到這么聰明的團伙。”

    何義飛笑了:“你丫才從事幾年。”

    “你瞧不起誰呢,好歹我也是天天押送犯人的好吧?”小女警在嘴皮子上說不過何義飛,便上手在他大腿上狠狠的擰了一圈,何義飛應該還手的,但是掂量了一下自己打不過她,只好放棄。

    這時,何義飛的手機響了,是一個陌生號。

    何義飛便接了起來:“喂,你好。”

    “請問是何義飛,飛哥嗎?”

    “昂,我是。”

    “達哥讓我轉告你,你的房照手續辦完了,是我給您送去,還是你來取?”

    何義飛抬頭看了眼對面的小女警,房照這事絕對不能讓她知道,不然一定會炸鍋的,當下回道:“你在哪兒我去找你。”

    “新蘭街這兒的農業銀行。”

    “好,我來找你。”

    “誰打的?”小女警看似低頭吃著東西,實際上耳尖的她早已聽到電話里的內容,但她故意裝作沒聽到的樣子隨口這么一問,想要看看何義飛是否跟她說實話。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