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大紅妝 > 《大紅妝》正文 第二四五章 我錯了!

《大紅妝》正文 第二四五章 我錯了!

 熱門推薦:
    “朗月,退下!”一清道人沉聲喝道。

    朗月紋絲不動,雖然梅勝雪已經松開他了,但是肩膀的疼痛仍在,就像長久以來隱藏在骨頭里的疼痛全都在這一刻爆發出來,痛徹心扉。

    他的臉色蒼白如紙,嘴唇抖動著,牙齒顫抖得格格作響,整個人如同一個掛在樹枝上的布偶,搖搖欲墜,隨時都會被狂風暴雨吹打得支離破碎。

    梅勝雪并沒有留意到朗月的異樣,她的注意力都在一清道人身上。

    “機會?哈哈哈”,梅勝雪哈哈大笑,稚嫩的外貌下是大開大合的張揚,這讓她顯得無比怪異,笑夠了,她嘲諷地問道,“道人,你還和我提機會?你還想讓我等?你還想困住我?”

    一清道人神色如常,只是那雙眼睛卻更加銳利。

    “梅姑娘,你想給梅家報仇,無非就是想要楊家倒霉而已,你的目標太過明確,即使是秦王,也不會公然與楊家為敵,而沈彤卻只字不提報仇之事,她甚至從不提起給她出身的沈家。梅姑娘,你仔細想想,若你是秦王,你會親近哪一個?”

    時至今日,秦王也沒有和楊家撕破臉。

    梅勝雪的呼吸急促起來,她瞪大眼睛望著一清道人:“你是說我不該找楊家報仇?”

    “非也,梅姑娘向楊家報仇只是你自己的事,與秦王府無關,與貧道也無關。”一清道人笑得云淡風輕。

    梅勝雪卻是笑不出來了,她瞪著一清道人,一字一句地質問道:“在京城的時候,你應該早就知道我的心思,可你為何還要力邀我來西北?如今我來了,你卻把我困在此處,如今又說什么報仇只是我自己的事?不是為了借助秦王助我報仇,我來西安做什么?”

    大焦死了,很多人都死了,如今還肯跟隨她報仇的人,只有招紅袖和小崔了,她之所以來西安,就是想借助秦王之力向楊家血債血償,可是現在一清道人卻說這和他們沒有關系?梅勝雪只覺全身的血液都似凝固,她緊握雙拳,指甲深深地陷進肉里。

    “梅姑娘,你錯了,你來西安是正確的。你要找楊家報仇,你想看到什么,你又想得到什么?是想看到楊家人全都死光嗎?那絕不可能!除非楊家像沈家那樣誅九族滿門抄斬,即使是沈家,不是還留下了一個沈彤嗎?再說,當今天子為何會誅楊家九族?而如果只是像你曾經做過的那樣,要么行刺,要么不痛不癢地殺幾個楊家的手下,那么貧道可以告訴你,即使到你死的那一天,你也不能把楊家人全都斬盡殺光!”

    一清道人說到這里,悲憫地看著梅勝雪,如同看著一只掉入陷阱仍在垂死掙扎的小獸。

    除非讓楊家滿門抄斬,永不超生,否則你殺不盡楊家人,更不能把楊家踩進塵埃。

    梅勝雪終于不再瞪視一清道人,她垂下眼瞼,悲傷之情油然而生。

    一清道人說的這些,她早就想過。不,從一開始她就知道。

    她知道,招紅袖知道,大焦也知道。

    他們知道他們之對楊家,如同螞蟻撼大樹,但是除此之外,他們什么也做不了。

    明知沒有什么用,明知那一切都是妄念,可還是在堅持。

    “梅姑娘,這些年來,你是在堅持嗎?不,你是在逃避!逃避看到親人們受盡凌辱,逃避與梅家共存亡,你四處奔走,去殺人去報仇,梅家有人支持你嗎?沒有,一定沒有,貧道可有說錯?”

    說到最后,一清道人聲色俱厲,這是質問,也是扒下梅勝雪的一層皮。

    梅勝雪抬起頭來,她的臉上一片茫然,她的眼睛沒有焦距,失神地望著某處,喃喃道:“他們全都當我是瘋子、傻子,他們以前就看不起我,從不把我當成梅家人,現在他們卻又嫉恨我,恨我為何沒在宗譜上,為何不用和他們一起受苦,我為他們做了那么多,他們從不感激我,反而怪我惹事生非,說我要斷送整個梅家,呵呵。”

    梅勝雪的笑聲低沉沙啞,是在笑那些正在為奴為婢的梅家人,也是在笑她自己。

    她出自梅家嫡房,她能文能武,她比他們都要強大。

    一清道人察言觀色,知道自己想要的狀況已經達到,這才輕聲說道:“果然如貧道猜想的那般,梅家上下不但沒有感激梅姑娘,反而視你如洪水猛獸。若是換做立場不夠堅定,內心不夠強大之人,早已隨波逐流。而梅姑娘卻依然于血雨腥風之中傲然而立,堅守本心,貧道佩服!”

    說到這里,一清道人深施一禮。

    “你也認為我這樣做是對的?”梅勝雪的眼睛瞬間有了神采,如同一個落水的人看到了稻草,哪怕只是一句恭維,哪怕只是一個認同,她都想抓住。

    “梅姑娘為家族報仇何錯之有?你只是用錯了方法而已。正如貧道方才所說,只靠刺殺,是殺不盡楊家人的,即使把楊家現有的人殺過,還會有楊家的晚輩出生、長大,而梅家想要報仇的卻只有你一個人,你奔波半生,也無法將楊家斬盡殺光。”

    空寂的小院里,一清道人的聲音如同玉石相碰,又如石破天驚。

    梅勝雪眼中剛剛恢復的光彩越來越多,如同一團火熊熊燃燒。

    “太皇太后一直不讓皇帝親政,為此不惜逼死言官,太皇太后惡行天下皆知。”

    “楊家雖然手握重兵,但是他們最大的靠山就是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活著,無論是皇帝還是秦王,都是敢怒不敢言,他們甚至不敢去對付楊家。”

    “一旦太皇太后死了,那么就不一樣了!”

    “所以,要想讓皇帝和秦王去對付楊家,那就只能讓太皇太后去死!”

    “憑我一人之力,不能將楊家斬草除根,但是皇帝不同,他可以誅楊家九族!而秦王的兵馬,就能無所顧忌地與楊家決一死戰!”

    “我錯了,我從開始時就錯了,我應該對付太皇太后,而不是對付楊家!”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