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大紅妝 > 《大紅妝》正文 第四十八章 消失

《大紅妝》正文 第四十八章 消失

 熱門推薦:
    蝦頭不想死,有誰會想死呢?許安不想死,路友和阿治不想死,就連認為自己生不如死的王雙喜,也同樣不想死。

    “無論楊世子是故意的,還是無心的,他都不想讓人知道吧?”蝦頭用衣袖抹了把眼淚。

    “他奶奶的,親叔父是因他而死,他當然不想讓人知道了。”路友揮拳,可是小幾已被王雙喜砸壞了,他只好把拳頭恨恨放下。

    阿治在一旁小聲說道:“當時情況危急,或許楊世子沒有留意到蝦頭,會不會以為沒有人看到呢?”

    “不會的,當時我們是和楊世子在一起的,不論我們有沒有看到,只要他做過,就會對我們心存忌憚,即使今天我們洗清嫌疑,以后他也會找機會將我們滅口”,說話的是王雙喜,他看著自己那條再也抬不起來的手臂,苦笑道,“早知如此,還不如像劉靜那樣,一箭穿喉,還能算是殉職,給家里人留份撫恤。”

    眾人無語,屋內落針可聞,稍頃,又傳來蝦頭的哭聲:“我家親戚沒有男丁,讓我在爹娘墳前起誓,將來要給他們養老送終,這才讓我頂了校尉的襲職,現在我要先他們而死,是不能守信的了,到了陰間是要下油鍋的吧,我好害怕啊!”

    蝦頭捂住臉,壓抑的哭聲從掌心中傳出來,所有人的心全都跟著沉了下去。

    他們沒有在父母墳前起過誓,但是他們也不是從石頭縫里崩出來的,許安和路友上有高堂下有妻兒,王雙喜有寡嫂和侄女要靠他供養,阿治有自幼訂親的未婚妻子,若是他死了,這姑娘就是望門寡了。

    阿治自言自語:“我不能死,就是要死也要先退親,不能害了人家。”

    “不能死,我們誰也不能死。若是為了這件事被楊世子算計而死,非但沒有撫恤,就連襲職也沒有了,家里人怎么過日子?所以我們絕對不能死!”

    說話的是許安,他的聲音低沉而顫抖,不能死啊,他是家里的頂梁柱,一家老小都要靠他。

    “對,咱們也是爹娘生的,憑什么要給人當替罪羊,老子才不要在這里等死,老子去和他們拼了,那也算是來個痛快的。”路友眼里充血,他是急脾氣,他最受不了這個。

    “路友叔,我們拼不過他們啊,我們的祖上沒有跟著太祖皇帝打過江山,我們也沒有太皇太后撐腰,我們的命連塵土都不如。”蝦頭哭著說道。

    王雙喜呆呆坐著,他已經是個廢人了,但是只要他活著,飛魚衛就能給他一份俸祿。再過幾年,給侄女置辦一份體面的嫁妝,讓她風風光光嫁出去。可若是他死了,侄女嫁到婆家以后,娘家連個給她撐腰的人也沒有了,她那個老實性子,會被人欺負的吧

    “許安叔,你年紀最長,你拿個主意吧,我們都聽你的。”蝦頭說道。

    “對,都聽你的。”

    “你拿主意!”

    許安在四人臉上一一掃過,四個人,四雙眼睛,希翼地望著他。

    許安的目光漸漸堅定起來,他沉聲說道:“從現在開始,我們五個誰也不能死”

    他們不想死,有人也不想束手就擒。

    去船上抓江老爺的人回來了,那條船上空空如也,江老爺父女,連同他們的隨從,就連船工也不知去向。

    “世子爺,旁邊船上的人說,早上還見到船上燒火做飯,岸上有人吵架,家丁還出來看過熱鬧,至于他們是何時離開的,倒是沒有人注意。”派去的人稟道。

    “吵架?吵什么架?”楊錦程問道。

    “哦,就是有條大船丟了一條小舢板,硬說是官兵給偷走的,鬧得好不熱鬧,絕屬無理取鬧,想來是被拘著不許離開,借這事發做吧。”來人說道。

    “丟了一條小舢板?”楊錦程的眼睛微微瞇起,“如此重要的事,為何沒有人向我稟報?”

    來人怔了怔:“這事也不重要吧”

    楊錦程冷哼一聲,大步走了出去。

    正如那人所說,船上一個人也沒有。

    楊錦程走進船艙,試圖找到那些人留下的東西。

    沒有,都沒有,就連一粒米也沒有留下,這些人像是陽光下的水珠兒,憑空就消失無蹤,如果昨天他沒有親自來過這里,他甚至會以為這些人從來就沒有出現過!

    楊錦程的臉上看不出喜憂,他在艙里佇立一刻,轉身走了出來。

    此時已過晌午,那些人若是早晨趁亂走的,那么現在早就在百里之外了。

    “去那條船上問問,他們丟的舢板有無標記,再拿我的名帖,到衛所里借二十人,兵分兩路,沿著運河南北兩向搜索,找到那條舢板。”

    那些人不會全部都在舢板上,一定也是兵分兩路,有人走水路,有人走陸路,只憑一條小舢板是走不了遠路的,一旦離開是非之地,他們就會棄舟登岸,因此找到那條被丟棄的舢板,就能知道他們要去的方向。

    正在這時,又有衛所派來協助的護衛跑了過來:“楊世子,出事了!”

    “什么事?”楊錦程問道。

    “您下榻的地方走水了!”來人急火火地說道。

    這兩日,為了搜查方便,楊錦程沒有住進官驛,而是包下了碼頭附近的一家客棧。

    楊錦程眉頭動了動,向著客棧的方向望去,果然,雖然在這里看不到火光,但是亦能看到滾滾濃煙,已經有人提桶跑來河邊打水救火了。

    “楊世子,您可有貴重物件留在客棧里嗎?”楊家的船沉了,楊世子的東西都在船上,就連身上的衣服都是臨時置辦的,哪有什么貴重物件?也不過就是問問而已。

    楊錦程蹙眉,問道:“跟我一起逃出來的五個人呢?”

    來人怔了怔,下意識地看向楊錦程身后,是啊,那五個人是楊世子的隨從啊,他們去哪兒了?

    他沒有跟在楊錦程身邊,自是并不知道楊錦程讓那五個人回去“好好想想”了。

    萬幸,客棧離碼頭很近,而且衛所派來在碼頭巡視的人也很多,兩個時辰后,大火漸漸被撲滅,但是好好的一家客棧還是被燒毀了一半。

    “死人,有死人,燒死人了!”

    有的地方還有小火苗,有人過去灑水,卻赫然發現了尸體!

    燒焦的尸體,零零散散分布在客棧各處,足有十幾具之多,有的還能從身上殘存的衣裳碎片分辨出來,那是軍服,是楊錦程留在客棧里的人;而在其中一處,有五具尸體橫七豎八,死相凄慘,已經看不出本來模樣。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