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親愛的少帥大人 >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2013章 救急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2013章 救急

 熱門推薦:
    康琴心找上門,瑞士銀行的銀行溫格思先生確實很納悶,尤其在聽到她還想以尋常市價兌換金條的要求后,更是大笑不已,反問康小姐何以有此信心。

    如今瑞士產品和他們的銀行一樣沒有客源沒有市場,卻并非是質量不好,相反她在英國時接觸過瑞士的手表,在她看來無論是外表還是工藝都很精進,但大家寧可花高價去買美法的,也不愿意選擇瑞士產品。

    溫格思聽到她說賞識他們的產品后心情很愉悅,語氣稍稍好轉,康琴心便乘勢承諾康家愿與他們合作打開中國的海外和國內市場。

    這話就很讓人動心了。

    康琴心察覺到了他的遲疑,繼續表明:“我們康家也做生意,能在戰亂動蕩的年代屹立如此之久并非是沒有道理的。

    現在不過就因為我哥的個人形象出了點問題,銀行稍稍有些困難,只要貴行愿意雪中送炭,他日我們康家必定投桃報李。”

    “你們康家現在得罪的是司家,是政府,別提康行長的前途,就是生死都沒定數。就算我們銀行愿意幫你們兌換金條,恐怕也無濟于事,就算真的度過了,想必康家也不復從前了。”

    康琴心知道他的顧慮,再道:“這是我們康家的事,金條乃國際通用,說到底無論康家未來如何,對貴行并沒有損失。

    再說,溫格思先生何以覺得我們康家會度不過這個難關?錢財之事有來有往,市民們既然將錢存進了我們銀行,那筆錢難道還能被我們康家敗完不成?

    康家銀行的分號年益漸增,說句不瞞您的話,不說在新加坡的生意,就是國內也有不少經營,現在求助貴行,只不過是短時間內沒那么多流動資金挪過來而已。

    更甚,銀行如今面臨的不過是小麻煩,只因我身為銀行行長的兄長有失了德行才受連累,并非是我行經營不善的結果,溫格思先生您可明白話中之意?”

    那邊沉默了好一會。

    康琴心又開口:“康家并不是籌不出錢來應對市民的需求,只是情況還沒有到那一步。我父親讓我來處理這個問題,便是相信我能夠解決,且我只是需要變現,對貴行來說只當是一單生意即可。

    至于我方才所言,溫格思先生有的是時間考慮,事實上你們也需要一個引路人,不是嗎?”

    “行,康小姐既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金條兌換的事不難辦,待會我就讓我行的財務與你們接觸,明日就能將錢送過去。

    至于將來的合作,康小姐若是方便,我們可否選個時間當面談談?”很明顯,溫格思心動了她的市場說法。

    康琴心道謝,讓他定時間。

    掛了電話,康琴心命人點數金條,又讓康英茂出面發聲明,首先是卸去康書弘銀行之職,再是承諾明日繼續取錢。擔心市民不信,甚至擺出了些許金條以安他們之心。

    康琴心又做主調整利率,若是現存在開源銀行的賬戶暫時不取現,都將調高利息。第二條聲明再出,就有些人開始竊竊私語搖擺想法了。

    康琴心親自接洽與瑞士銀行的兌換工作,正忙著又有秘書前來道:“二小姐,葉先生電話。”

    “小舅舅?”康琴心嘀咕了聲,好奇著去接電話。

    葉岫得知她在銀行里處理,生怕處理不好,要給她送現錢來。

    康琴心婉拒了,說已有了解決方法,讓他不用擔心。

    葉岫對她的見外和客套有些失落,但也了解她不是只圖逞強而不顧實情之人,既然這么說了就是真的有法子,便沒有再勉強,關照她注意休息。

    凌晨兩點左右,瑞士銀行的運鈔車就到了,當時外面還有些不肯走的人,看見這車才真的安心,再加上康家多年的信譽,終于讓他們放心離開。

    康琴心與他們交接了金條,又安排入庫。

    瑞士銀行運鈔的負責人說,若是貴行還有需求,他們可以借貸過來,具體請康小姐和他們行長聯系。

    康琴心頷首,道謝后說有需要再麻煩他們銀行。

    送走了人,康英茂道:“二小姐,情況已有緩和,您回莊園休息吧。”

    康琴心不放心離開,喝了口水和他搖頭道:“英茂哥,我雖然說了調整利息,方才也有人心思動搖,但康書弘仍然身在監牢,那些人回去細想想或許為求保險還是要選擇取現的。

    瑞士銀行雖然講了漂亮話愿意借貸,但恐怕也是溫格思先生調查了下我們康家的產業才決定的,那貸率必然不低。”

    “那小姐準備怎么辦?這些錢或許能抵過明天,但如果日日如此,撐不了多久的。”

    康琴心想了想,走向外間,“我去打個電話。”剛走兩步,又覺得深更半夜恐怕不妥,“算了,我回辦公室休息會,明兒再說。”

    “二小姐您真的不回去?”康英茂想勸。

    “不回了,回了明兒也得過來。家里若是打電話過來,你就說萬事皆妥。”康琴道

    她想著回家恐怕也是要被母親和嫂子追問康書弘的情況,還不如在這邊先將銀行里的事情解決好,也省得父親擔憂。

    次日天剛亮,康琴心就給司雀舫去了電話。

    他的號碼還記得。

    現在這些麻煩事說到底都是因為司雀舫放了確切的康書弘倒賣嗎啡這則消息所引起的,她在這邊忙得無暇分身,總要找找那罪魁禍首。

    倒不是說興師問罪,然現在流言四起,需要有人出面替廣源銀行安安民心,否則客戶沒完沒了的取錢,就算康家支付得出,但以后銀行又得從頭來過。

    接電話的還是宋和真,聽見她的聲音就道:“康小姐,二少在忙,不方便接聽電話。”

    “宋副官你別總是這副說辭,我找你家二少真的有緊急事。”

    宋和真頓了頓,應道:“康小姐是為了廣源銀行的事打來的吧?二少早有預料,說這是金融方面的事,他愛莫能助。”話落就干脆的掛了電話。

    康琴心望著聽筒目瞪口呆,司雀舫這是早就料到了自己會去找他負責銀行的損失,所以提前交代了宋和真?什么金融方面的事他愛莫能助,就是不愿管唄!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