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親愛的少帥大人 >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925章 魚湯面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925章 魚湯面

 熱門推薦:
    ,最快更新親愛的少帥大人最新章節!

    范甬之吃了顏棋做的小餅干,主動請顏棋吃飯。

    至于吃什么,又難住了范大人,畢竟他什么都想吃。

    “......要不去我媽咪的餐廳?”顏棋提議。

    “好。”

    他們倆去了最大的那家京蘇餐廳,結果滿座了,還要等。

    顏棋不想耽誤她母親的生意,沒有強行插隊,嘆了口氣問范大人:“還想吃什么?”

    “海鮮。”

    顏棋:“......”

    他必須是故意的。

    上次去吃海鮮沒叫他,讓他等了一個周末,他委屈至今。

    “我最近不能吃海鮮,一個不小心又要住院了。”顏棋道,“去吃牛扒,行嗎?”

    “行。”

    “吃完去看電影嗎?”顏棋又問。

    “好。”

    兩個人就近找了件西餐廳,無需排隊,很順利找了個靠窗的位置,可以瞧見遠處的海灘。

    顏棋點了兩份牛排,又讓侍者上一點酒。

    范大人默默等著上菜。

    顏棋跟他說起了從前的事,主要是說了說那些共同的朋友,比如謝家的哥哥們。

    趁著飯前多說一點,等菜上來之后,范大人基本上不會理睬顏棋的。

    兩個人正在閑聊,顏棋余光一瞥,居然又看到了周勁。

    周勁上次挨打了之后,額頭有一塊淤青,不知道為什么,至今還沒有消下去。

    他將它描補了一番,說什么自己的女伴被醉鬼調戲,他勇敢出手解圍,然后挨了一下打什么的。

    但是,該知道的都知道,周少爺是被人狠狠打了一頓,還扔在顏家門口。

    “哎喲,又是他。”顏棋用手遮住額頭,妄圖把自己藏起來,“真是陰魂不散。”

    新加坡不大,但人口已經超過了百萬,高樓大廈林立,在人與人之間筑起了圍墻。親戚朋友之間,若沒有重要事,也是逢年過節才見一見的。

    頻繁能遇到的,大概是他們這些無所事事的紈绔子。

    大家都有時間,而且消費的能力相仿,很容易在同一個店鋪相遇。

    “誰?”范甬之問。

    顏棋指了指自己的左前方。

    范甬之轉過臉去瞧,然后表情不變回過頭:“不認識。”

    “是我的追求者。當初要不是他,我也不會被我爹哋塞到學校去。”顏棋道,“真是個討厭鬼。”

    范甬之的眉頭略微蹙了下。

    顏棋還以為他不高興自己言語粗魯,笑著解釋:“抱歉我說臟話了。”

    范甬之搖搖頭,沒說什么。

    侍者端了菜上來。

    顏棋偷偷瞄了幾眼,發現周勁與朋友交談密切,好像是在討論什么大事,沒有左顧右盼,松了口氣。

    “......快點吃完,我們要看電影。到了電影院,我給你買汽水喝。”顏棋道。

    范甬之慢條斯理吃著,不理睬顏棋的催促。

    他們倆的晚餐快要結束時,周勁往這邊看了眼,首先是看到了顏棋,然后才看到她與一位男士約會。

    周勁的心情很糟糕。

    他想要站起身,朋友按住了他。

    “算了。”朋友低聲勸慰,“犯不著跟她杠上,顏家又不是小門小戶,真娶個這樣的嬌滴滴閨秀,也伺候不起。她不配你。”

    這位朋友勸人很有手段。

    周勁被他幾句話安撫了下來,果然沒有再找茬。

    他喝了一口酒,說:“我就是咽不下這口氣。”

    “來日方長,誰知道將來的情況?也許,到時候能狠狠出一口氣。你是聰明人,聰明人不吃眼前虧。”朋友又說。

    周勁在他朋友口中,成了忍辱負重的高貴人,頓時就消了氣。

    他們倆在商量投資電影公司的事,說得很熱絡。這位朋友很想套周勁的錢,故而也是好話說盡。

    周勁后來又看了眼范甬之。

    從他那邊,只能看到范甬之的背影。

    他覺得這人有點眼熟,好像在哪里見過的,又不是很確定。

    當然,他見過的人太多,有點眼熟的人也太多了,想從紛亂思緒里理出一個頭緒是很難的,他思考了幾秒鐘就放棄了。

    后來,周勁和朋友吃完了飯,兩人打算去舞廳喝一杯,出門的時候,正好碰到顏棋和她的男伴也出門。

    周勁看著那人走路的樣子,突然想起自己挨打那晚,不是被這模樣的人撞了下嗎?

    他當時就起了警惕。

    周勁是個沒腦子的花花公子,當即上前,攔住了顏棋和范甬之:“站住。”

    然后,他使勁打量范甬之幾眼。

    范甬之看上去斯文靦腆,又白凈秀氣。當晚打周勁的人,用的是拳頭。那拳頭幾乎能生風,絕不是范甬之這么瘦弱的小白臉能做到的。

    周勁心中疑惑打消。

    “干嘛?”顏棋擋在了范甬之面前,“周勁,你對得起我嗎?從前的事既往不咎,上次我不小心撞了你的女伴,我賠錢了的,你卻找報紙污蔑我;后來還自己挨打了跑到我家門口去,陷我于不義!你自己說,你還是個人嗎?”

    周勁:“......”

    顏棋說罷,余怒未消:“滾開,否則我真叫我哥哥打你!你別以為我怕背上仗勢欺人的名聲!”

    周勁:“......”

    原來顏家和顏棋不跟他一般見識,是怕別人覺得他們家“以大欺小”、“倚強凌弱”。在顏家和顏棋眼里,周勁狗屁都不是。

    周勁狠狠攥了下拳頭。

    他那位朋友死死拉住了他,在中間調停,又跟顏棋說了些好聽的話,讓她先走。

    顏棋就拉著范甬之先走了。

    她走出老遠,上了汽車,才輕輕拍了拍胸口:“我方才鎮住他了沒有?”

    “嗯。”

    “我厲害嗎?”

    “嗯。”

    范大人說話簡潔,顏棋習慣了,并不覺得他是敷衍自己,頓時美滋滋的。

    他們倆去看了電影。

    她給范大人買了很多的小吃食,還買了兩瓶汽水。

    范大人照單全收。

    兩個人在電影院里吃了頓“宵夜”,電影沒看多少,具體演了些什么,顏棋也沒搞懂。后來顏棋還打了個小盹。

    小睡了片刻的顏棋,出電影院的時候,精神抖擻。

    “去喝粥啊?”顏棋看了眼手表,已經晚上十點多了,現在回家和十二點回家,都是“晚歸”,差別不大。

    “什么粥?”范甬之問。

    “什么粥都有,我知道一家鋪子,我帶你去。除了粥,還有魚湯面,特別好吃。”顏棋道。

    范甬之突然愣了愣。

    對美食毫無抵抗力的范甬之,居然拒絕了顏棋。

    “累了,回家。”他道。

    顏棋:“......”

    在美食面前說累了的范大人,很不同尋常。顏棋看了他幾眼,從他那波瀾不驚的臉上沒看出任何東西,只得作罷了。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