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親愛的少帥大人 >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914章 一百萬英鎊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914章 一百萬英鎊

 熱門推薦:
    ,最快更新親愛的少帥大人最新章節!

    顏棋從來不會看人眼色,以至于學生和同事是否排斥她,她看不出來,也不會多想,故而在學校的工作做得津津有味,絲毫沒有初入職場的拘謹。

    當然,她做得并不好,畢竟一個新老師,總會有各種問題。

    有同事暗地里甩閑話,顏棋沒聽懂。

    王致名倒是覺得她好性格,時常和她閑聊,兩人都吃不慣學校的教師食堂,故而搭伙去外面的小餐廳吃午飯。

    一來二去,就混得很熟了。

    顏棋工作起來,也是挺認真的,雖然認真的路子不太對,教學也沒啥大改進,學生的抱怨她也聽不懂。

    轉眼一個月過去了。

    顏棋心里隱約好像有點什么事。

    “到底是什么不對勁呢?”她捫心自問,然后把自己審視了一遍,發現該做的都做了,沒什么事拖拉了。

    她就臭不要臉把這點隱約的不對勁直接忽略了。

    直到十月的一個周末。

    “爹哋,你給我點錢。”早飯桌子上,小妹妹顏棹對父親說。

    顏棋豎起了耳朵,想知道顏棹用什么借口,下次她缺錢了也要用這個。

    “要錢做什么?”

    “天承要滿周歲了,媽咪和姐姐都買了禮物,我也要買禮物,要不然他不喜歡我了。”顏棹道。

    顏天承是她們大哥顏愷的兒子。

    顏愷的兒子是舊歷九月初七生的,新歷是十月二十五。

    孩子到底按舊歷過周歲還是新歷,家里人意見不同,最后還是長青道長說:“不如照新歷過,他已經是新時代的人了。”

    顏家眾人和陳素商都很尊重道長,聽了他的話。

    再有三周,孩子滿周歲,徐歧貞已經在準備禮物了。

    顏棹小小年紀成了姑姑,很是忐忑,怕自己不招小侄兒喜歡。

    “……快要滿周歲了啊!”顏棋感嘆,順便也去薅她父親,“爹哋,我也沒錢。”

    顏子清看了眼她。

    晚夕的時候,顏子清和徐歧貞閑聊,說起了自己的孩子們。

    特別是顏棋。

    “她總像長不大似的,將來未必比蘇曼洛成器。她要是做了第二個蘇曼洛,我非要氣死。”顏子清道。

    徐歧貞笑:“你太操心了,棋棋怎么可能像蘇曼洛?”

    “她對周勁那態度,我沒看出她哪里比蘇曼洛高明。”顏子清說。

    徐歧貞笑容微僵。

    她突然也擔心了起來。

    “以前輕舟跟我說,孩子們大了,應該給他們自由。這樣,他們反而懂得自律,否則她一直把自律交給父母,才是真正的紈绔。”徐歧貞道。

    “怎么給自由?”顏子清問。

    徐歧貞想了想:“給棋棋一筆錢,就說這是她的陪嫁,交給她打理。若是她敗光了,就沒有了。”

    顏子清蹙眉:“這也太不靠譜……”

    “你看看,你就舍不得給她自由。”徐歧貞道,“輕舟從來不約束孩子們。”

    “棋棋沒這個本事。”

    “可她將來總要結婚的,財產總要自己打理。早一天、晚一天,改變不了什么。還不如現在給她一筆錢,她要是真敗光了,苦她兩年,到時候結婚時拿到了真正的陪嫁,她就知道珍惜了。”徐歧貞道。

    顏子清想了想,這個想法倒是可以。

    他是給三個女兒都準備了很豐厚的陪嫁,現在拿出顏棋陪嫁的十分之一,讓她去禍害,倒也不錯。

    第二天,顏子清的親信送了兩個箱子到餐廳。

    當時,顏家眾人都在餐廳吃飯。

    “爹哋,那是什么?”顏棋比她兩個妹妹還要好奇。

    顏子清只是道:“先吃飯。”

    等吃完了飯,傭人收拾好了桌子,顏子清當著全家眾人的面,打開了兩個箱子。

    里面全是英鎊。

    幾個女孩子都看呆了,特別是顏棋:“好多錢啊。爹哋,這有多少?”

    “一百萬英鎊。”顏子清道。

    顏棋驚訝得張大了嘴巴:“好多啊,能買好多鉆石!”

    “這是給你的。”顏子清道。

    顏棋:“……”

    一般越是絢麗的陷阱,越是致命。

    她往后站了站,干巴巴沖顏子清諂媚笑個不停:“爹哋,我哪里做錯了,你直接說,你不用這樣陰陽怪氣的。”

    然后,她往徐歧貞身后躲,“媽咪救我!”

    顏子清:“……”

    顏老爺切身實際體會到了什么叫爛泥扶不上墻。

    他越是對比自己的孩子和司家的孩子,越是氣不打一處來,一瞬間變了臉:“你給我站好了,站出來!”

    顏棋不敢。

    徐歧貞拉了她的手:“沒事,去聽你爹哋說,你怕什么?”

    顏棋還是想躲。

    顏子清深吸幾口氣,讓自己的情緒平復,然后慢條斯理對閨女道:“你也大了,該學會自己的事自己做主。這是你的陪嫁,我先全部交給你。

    玉藻有很多的陪嫁和聘禮,你去問問她是如何打理財產的。你已經工作了,不是小孩子。明天你搬到小西樓去,從西邊門進出,就當你也自立門戶了。”

    顏棋還是一頭霧水:“將來陪嫁可以給我丈夫打理,我干嘛要管?”

    徐歧貞:“……”

    她突然發現,顏棋將來被人賣了都會幫人數錢。

    “你見過誰家女人的陪嫁是交給丈夫打理的?這叫體己,也是傍身的。”徐歧貞道,“我也有自己的錢。”

    顏棋仍是沒興趣。

    “我不需要傍身,我有一口吃的就行了。哪怕將來窮了,我還可以去哥哥家蹭飯,或者去跟姐姐要錢啊。”顏棋又道。

    顏子清頓時大怒。

    顏棋這一番話,仍看得出她是小孩子的脾氣。

    就連顏桐的心思都比她多。

    在父親的怒吼里,顏棋接下了一百萬英鎊,愁眉苦臉的想:“這么多錢,我怎么花啊?”

    她打電話去問玉藻。

    玉藻告訴她:“先存到銀行去,再慢慢花。不急,你不會花我告訴你。舅舅說了為什么要給你這么多錢嗎?”

    “陪嫁。”

    司玉藻:“……”

    司大小姐很心累,她這么冰雪聰明、智慧超群,怎么從小跟著她長大的妹子是個蠢貨?一點也沒受到感染嗎?

    “去存到銀行,然后等我下班!”司玉藻咆哮著道。

    顏棋乖乖去存了。

    因為一百萬英鎊實在是一筆巨額存款,銀行讓分行的行長親自接待她。

    于是,她再次遇到了范大人。

    她一拍腦子,終于想起這幾天為什么覺得不對勁了。

    她親眼瞧見范大人來了新加坡,還想要去找他的,結果忙著忙著就把這件事徹底丟開了。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