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親愛的少帥大人 >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830章 自欺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830章 自欺

 熱門推薦:
    康晗想知道的太多了。

    十幾年過去了,她總在腦海中不停的幻想,阿璃長大以后的模樣。

    現在見到了,她發現阿璃比想象中更加的好看。

    “......我是師父養大的。”陳素商如實道。

    她跟康晗說起了從前的點點滴滴。

    提到了她師父、提到了她的養母陳太太,也提到了她二哥。

    那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三個人。

    “我媽她......”陳素商說到這里,聲音頓了下,因為康晗用一種渴求的目光看著她。

    她叫“媽媽”的聲音,激起了康晗心底的柔情。

    可陳素商沒辦法對著她開口。

    她心疼康晗,也相信她是自己的生母。可自從有了記憶,她心里唯一的母親就是陳太太。

    她踏不過心里這道坎。

    她停頓了片刻,才接上了自己的聲音:“她臨終時,希望我能有個歸宿,所以我和顏愷結婚了。”

    康晗記得顏愷的。

    顧輕舟好幾次到香港來,都是顏愷送的,顏愷也過來瞧過康晗。

    “你真的結婚了?”康晗很高興,“顏愷不錯,我認識他,他是個好孩子。”

    陳素商見她的確挺開心的,身體又不是很好,沒必要讓她擔心,故而后面那句“但是”,她就沒說。

    不僅僅是因為擔心康晗,陳素商也覺得,自己和顏愷也許還有機會。

    她是喜歡顏愷的,而顏愷也說過愛她。

    “你有了歸宿,又出落得這么好,媽媽將來去地下見到了你爸爸,也能跟他交代了。”康晗含淚微笑。

    陳素商心里抽痛了下。

    她柔聲安慰:“您不要說喪氣話,會好起來的。”

    康晗點點頭。

    陳素商在醫院陪了康晗四天。

    四天之后,康晗的情緒逐漸穩定,也確定自己真的找回了女兒,不是做夢。

    顧輕舟勸說她:“阿璃還有事,讓她先去忙,她抽空再來看你。你想她了,就打電話給她。”

    陳素商需要回去一趟。

    上次那個爛攤子,還沒有收拾,她師父已經回家了。

    她還擔心師父偷偷溜走。

    “我每天下午五點左右,都會來看您的。如果我要出遠門,也會跟您說。”陳素商保證。

    康晗又點點頭:“你去忙吧,你姑姑陪著我,我很好的。”

    陳素商看了眼顧輕舟。

    顧輕舟微笑,送她出門。

    兩個人站在醫院門口說了幾句話,顧輕舟讓她別擔心。

    “謝謝您。”陳素商道。

    顧輕舟笑道:“你爸爸是我的師弟,我認識你媽的時候,她還是個小姑娘,也算是我看著長大的。我照顧她,都是應該的。”

    陳素商心口微熱。

    從醫院回到家,陳素商一進門,傭人就告訴她說,昨天和今天,顏少爺給她打了四個電話。

    陳素商回了電話。

    “......我估計這半個月去不了香港。”顏愷聲音有點傷感,“事情太棘手了,我需要親自坐鎮。”

    馬尼拉這邊,出現了暴動,顏愷所在的區域,正好是被困的中心之一。

    他不能帶著人突圍,只得慢慢等政府出面處理,否則他自己的身份都說不清楚了。

    電話線被剪斷了數次,顏愷叫人去修好,只為了給陳素商打這個電話。

    “沒關系。”陳素商道,“你要當心。”

    “你放心,我不會出事。”顏愷笑道,“我是正經的商人,沒什么問題的。再說了,哪怕有問題,我也可以讓我姑父來救我。”

    陳素商也笑了笑。

    她沒提康晗的事,不知如何啟齒。

    “你的事情處理完了嗎?”顏愷又問她,“假如你忙完了,先去新加坡等我,我很快就會回去的。”

    “我還沒有忙好。”陳素商道,“你別急。”

    顏愷又和她說了幾句,電話里的聲音很不穩,只得掛斷了。

    放下了電話,陳素商去找師父,看到他坐在書房里,手邊擺放著一大堆紙,好像在演算著什么,陳素商大大舒了口氣。

    他還在家!

    真怕回家之后發現他不見了。上次他說的那些話,讓陳素商難受至今。

    “師父。”陳素商叫了聲。

    道長百忙之中抬頭:“回來了?”

    “是。”

    “你先去趟葉家,把葉惟叔侄都叫過來。”道長說罷,繼續俯首演算。

    陳素商不好打擾,只得去了。

    她到了葉家,發現葉惟和雪竺都不在家,只有袁雪堯在。

    “阿梨。”他招呼了她,“你回來了?”

    他說話很慢,但是流暢了不少。

    “是,我回來了。”陳素商笑了笑,“六叔和雪竺呢?”

    “出去了。”袁雪堯言簡意賅。

    他頓了下,又問陳素商,“去、給你母親、掃墓了嗎?”

    他的表達,和從前相比,進步不少。

    “主要是去掃墓,其次也是想去新加坡走一走。”陳素商道,“雪堯,我想跟你聊一聊......”

    袁雪堯立馬打斷她:“不!”

    陳素商錯愕看向了他。

    袁雪堯微微闔眼,把自己的情緒遮掩掉,再次睜開眼時,表情很平靜:“暫時不聊。”

    他什么都明白了。

    “雪堯.......”

    “阿梨,再等等。”袁雪堯聲音很輕,“你再考慮。”

    “我已經考慮好了。”陳素商很歉意,“我當時是拒絕你的,后來你愿意坦誠相待,愿意給彼此認識的時間,我才說我們要一個相識的過程。”

    “我知道。”

    “這個過程,已經很長了。”陳素商嘆氣,“雪堯,我還是.......”

    “不,不要說。”袁雪堯打斷了她。

    他看向了她,表情是那樣的哀傷,“再給我、一點時間。”

    “要多久的時間?”陳素商問。

    “半個月?”袁雪堯不是很確定。

    陳素商道:“好,半個月。”

    半個月之后,香港的一切都會結束了,到時候她想回到新加坡去。

    也許,司太太會把康晗也接到新加坡去。

    陳素商又有一個家了。

    “雪堯,我師父他.......”陳素商又想要說點什么。

    袁雪堯立馬道:“我知道。”

    他心里什么都清楚。

    這幾天,他肯定也想了很多,甚至做了最壞的準備。

    就在此時,客廳的電話響起了。

    袁雪堯去接了電話。

    “六叔。”他叫了聲。

    葉惟在電話里,聲音又快又急,不停說了幾句什么。

    袁雪堯的臉色變了。

    放下電話,他神色凝重。

    “怎么了?”陳素商很擔心,生怕再出變故。

    “我要出去,你跟我、一起嗎?”袁雪堯不解釋。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