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親愛的少帥大人 >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734章 闖禍的石頭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734章 闖禍的石頭

 熱門推薦:
    白賢不傻。

    顧紜這么說,晚上那婦人的來意,他全明白了。

    不單單是針對白賢,那婦人肯定說了顧紜,甚至提出了什么讓顧紜不能忍受的條件。

    再聯想起下午來送魚的那個男人.......

    “那女的到底來說了什么?”白賢直接問。

    顧紜這回沒有支吾。

    她許是太委屈了,想要找個人訴說。

    “......她來說媒的,想讓我嫁給族長的兒子。你可能不知道,這并非我的本家,他們都姓秦,只有我姓顧。

    我母親當年跟族里打好了關系,我姐姐也是真正的秦家人,我繼父也是秦家人。我母親給我父親做小妾之前,也給秦家的一位地主做小妾,這是大家都知道的。”顧紜道。

    白賢后面的話都聽不進去了。

    他只聽到那句“說媒”,腦子里就要炸了。

    他握緊了拳頭,額角蹦出了青筋,他想要殺了族長的那個兒子。

    “我是不會嫁給他的。”顧紜道,“但繼續住下去,免不得被他們打擾,還不如回去算了。”

    她說到這里,很是沮喪。

    還以為回來了就安全了,可......

    這世道,女人活著太難了。和在大上海相比,鄉下的女人更慘。

    然而,成百上千年,那些女人都是那么過來的,她們習慣了。

    顧紜卻沒辦法。

    她讀過新時代的書,自己工作過,她沒辦法像族里的女人那樣,簡單潦草交代自己的下半生。

    她性格軟弱,可真正認準了的事,她又異常的固執。

    若不是這樣,她早已和羅主筆在一起了。當初羅主筆追她,那也是真心實意的,為了她付出不少。

    顧紜和白賢說完了事,打算過幾天回上海去。

    她在房間里洗臉洗腳的時候,外面好像有開院門的聲音,她當時沉浸在自己的思緒里,沒太在意。

    后來,她洗漱好了,躺在床上打算看幾頁書,又覺得燭火太弱,看得眼睛疼,索性躺下發呆。

    她腦海中情不自禁浮動那天白賢親吻她的種種。

    那場景,她已經來回在心中放了千萬遍,每次都會心跳加速,神思恍惚。

    她正在想著這些,突然外面傳來了四叔的聲音:“阿紜,阿紜!”

    顧紜急忙起來。

    四叔很焦急:“那個.......那個白爺,他去族長家,把族長一拳打暈,把族長家的老五拖了出去,現在不知去哪里了......”

    族長家的老五,就是那個調戲顧紜的人。

    顧紜大驚失色。

    “他去哪兒了?”顧紜無措問。

    四叔比她更加緊張:“不知道.......”

    族長在鄉下算是“家長”,是立規矩的人,得罪了他,只怕是要被趕出去的。

    顧紜家里還有田地在這個村子,一旦他們家被驅逐,那些田地都可能充公。

    族里人做得出來的。

    “這......”顧紜急忙往外跑。

    她不知道為什么,感覺白賢會去那個魚塘,因為那天她被族長的兒子調戲,就是在那邊。

    幸好這天的月色明亮,顧紜一路走一路喊,還真被她找到了白賢。

    白賢把族長的兒子按在水里。

    那人不知是嚇暈還是怎的,已經沒了聲息。

    顧紜驚魂不定:“白爺,您別殺人!”

    “他該死!”白賢咬牙道。

    顧紜嚇瘋了:“別,殺人是要償命的,這里不是上海,也不是你們洪門.......”

    白賢一愣。

    他不由自主松了手。

    族長的兒子就嗆到了水里。

    可能是他自己嗆醒了,撲騰著爬了起來,用方言大罵,然后自己屁滾尿流的跑了。

    顧紜渾身都是汗,對白賢道:“白爺,您上來吧。”

    回家的路,她走得很快。

    白賢跟在她身后,一句話也不敢說,他心中忐忑不安,覺得顧紜這會兒是氣瘋了。

    回來之后,四叔和四嬸在家里焦慮等著。

    四叔對顧紜道:“丫頭,你得連夜把這位爺送走,明天族里的人會過來堵他。他們不會容得外姓人這樣胡鬧。

    你也走,就當沒回來過。族里我也是長輩了,你不再這里,我也能替你說話,畢竟你只是個孩子。”

    顧紜點點頭。

    四嬸說:“你們先去鎮子上,我派人給你們五姑夫送信,讓他去接你們。”

    顧紜說好。

    她和四叔四嬸說話的時候,白賢一直很緊張。

    他聽不懂,卻知道他們是要讓他滾了。

    他這次不知該如何留下。

    然后,他就聽到了顧紜說:“白爺,咱們一起走,你快點去收拾收拾。”

    說罷,她自己先進了房間。

    只這一句,白賢覺得眼前就像放了煙花,那么絢爛。

    他不介意去哪里,他只是不能離開顧紜。

    他把自己的箱子一收,拿著就能走了。

    顧紜則整理了至少十分鐘。

    十分鐘后,他們倆鎖好了院門,悄悄出了村子,往鎮子上去了。

    月色把路照得清晰明朗,白賢始終跟在顧紜身邊。

    走了幾分鐘,他對顧紜道:“我背你,這樣我們可以走得很快。”

    顧紜猶豫了下,點點頭。

    白賢箱子里正好有繩子,他把自己和顧紜的箱子用繩子綁了,掛在腰上,又背起了顧紜。

    顧紜沒有箱子重。

    他秋上的衣衫不厚,方才又弄濕了,此刻顧紜趴在他后背,他幾乎能感受到她肌膚的溫熱。

    他心中格外的甜蜜。

    顧紜一開始心跳得很快,后來可能是嚇得過頭了,慢慢在他身上睡著了。

    白賢比牛車的腳步都要快,他走了三個小時,午夜時分到了鎮子上。

    鎮子上的客棧不多,白賢住下了,讓人留了口信,萬一五姑夫找過來能知道他們。

    凌晨三點多,五姑夫到了鎮子上,一家家找他們。

    五姑夫抽水煙,啪嗒啪嗒吸了幾口,才對顧紜道:“丫頭,外頭又在打仗了,上海你肯定是回不去了。”

    白賢不言語。

    他也不想回上海去。

    五姑夫繼續道:“從鎮子上往南,約莫四五里路就有個彌山。我以前做獵戶,在山里還有幾間草屋。

    你如果想要躲一躲族里的事,不如先去山里住。上山走一個多小時的山路就能到,到鎮子上比從你們村子過來還要近,只是上山怪累人的。”

    顧紜把這句話,用官話說給了白賢聽。

    白賢只要能和她在一起,去死都行,他很干脆道:“你拿主意。”

    顧紜離開上海,是躲避兵災的。

    現在回上海,根本活不下去,上海的日常所需都成了天價。

    鄉下也有挨餓的,可她身上還有點錢,再說四叔會把糧食偷偷給五姑夫,再轉給她。

    “要不,我們進山吧。”她對白賢道。

    她知道白賢拿了全部家當在身上,也是絕不能回上海的。

    白賢大喜過望:“好。”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