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親愛的少帥大人 >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694章 不要跟蹤我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694章 不要跟蹤我

 熱門推薦:
    司玉藻覺得自己說錯了話。

    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是每個年輕女孩子都能像她一樣,前呼后擁出門的。

    一個人到上海來謀生,對于普通人來說是再正常不過的。

    “小姨,你要不要搬過來跟我住?”司玉藻邀請她,“我一個人住得很寂寞,身邊也沒個親人。你在這附近出現,你的報社應該離這邊不遠吧?”

    顧紜明白玉藻的好意。

    她打量玉藻的公寓,的確是很奢華敞亮,而且有空余的房舍。

    她的報社里此地也不遠,早上坐電車過去,不過二十分鐘,非常的方便。

    “會不會打擾你?”顧紜禮貌客氣了下。

    司玉藻忙道:“不打擾,我最近失戀了,正缺一個人陪伴,否則我天天都要哭死了。”

    顧紜詫異看著她。

    她聽不出這句話的真假。

    司玉藻活潑得像個猴兒,哪怕是失戀了,臉上也沒啥愁苦的。

    “真的,你過來住吧。我姆媽如果知道我一個人住這么大的公寓,卻把你丟下,你又是一個人,她一定會親自來上海給你安排公寓和傭人的。”司玉藻道。

    顧紜想起了她同父異母的姐姐。

    顧輕舟對她們很好,不是客套虛偽的好,是每件事都安排得很周到的好。

    她如此慌亂的跑,還撞上了汽車,玉藻又不是傻子,肯定知曉她有事。

    如此一跟姐姐說,姐姐無論如何都要過來的。

    “那我搬過來。”顧紜很識時務,立馬道。

    司玉藻眉開眼笑,開心得不行。

    失戀的痛苦,暫時被她拋之腦后,她上前摟住了顧紜:“小姨你太好了。”

    顧紜拍了拍她的后背。

    司玉藻性格急,說妥了之后就立馬讓宋游和李效去著手搬家。

    她也跟著去了。

    顧紜住在一處很舊的弄堂,哪怕是大冬天了,弄堂里也有一股子異味。

    她在一戶人家的一樓租了個小房間。除了她之后,還有四家租戶,擁擠不堪。

    她帶著人回來,其他租戶不明所以,有點擔心。

    一個矮胖的女人走進來:“顧小姐,你沒出什么事吧?要不要打電話給警察局。”

    顧紜笑道:“不用了阿姐,這是我外甥女,她讓我搬過去跟她一起住。”

    這位阿姐舒了口氣,拍了拍胸口。

    司玉藻見顧紜跟這些住戶關系都還不錯,也很熱情和他們閑聊了幾句。

    她的東西也不多,幾床被褥,一年四季的衣裳一個皮箱就能裝完,沒有一樣家具是她自己的,收拾起來更是簡便。

    沒有十分鐘,她這房子就收拾妥當了。

    司玉藻也在外面遇到了房東。

    她把顧紜的情況跟房東說了,又塞了三個月的房租給房東,房東也歡歡喜喜說了些客氣話,送走了他們。

    搬好了之后,司玉藻讓漁歌幫忙收拾,自己則帶著顧紜上街,給她衣裳鞋襪全部置辦了成套的。

    顧紜很過意不去。

    司玉藻也問她:“你之前躲什么?”

    她這么忙前忙后的,顧紜也不好再隱瞞她。

    “真沒什么大事。我同事跑新聞,有一次撿回來一個紙袋。后來,洪門的人就總是找他的麻煩。

    他讓我保管,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第二天他就失蹤了。洪門的人找我,我稀里糊涂交了出去,但他們這幾天都在問我,問我有沒有弄丟一份文件。”顧紜道。

    司玉藻心中咯噔了下。

    她一聽到洪門,下意識想到了張辛眉。

    她急忙問:“是什么文件?”

    “我真不知道。”顧紜道,“我同事把紙袋給了我,我沒有打開過。洪門的人也看得出來,那個紙袋的封口沒有動過,要不然早就抓走我了。”

    司玉藻慢慢舒了口氣。

    她覺得自己魔怔了。

    “你那個同事也真過分,這樣的東西交給你,不是給你惹麻煩嗎?”司玉藻憤憤,“可惡!”

    然后,她又道,“你放心吧,我去跟張叔叔說一聲,讓他跟洪門的人打聲招呼,叫他們別糾纏你。”

    顧紜問:“張叔叔是誰?”

    “張辛眉,以前張龍頭的兒子。”司玉藻道。

    顧紜了然,松了口氣。

    司玉藻答應了顧紜,要把這件事跟張辛眉提一提,可她忘記了自己和張辛眉最近是不來往的。

    她一時間躊躇起來。

    猶豫再三,她才給張辛眉打了電話。

    “張叔叔,我有件事求你幫忙。”司玉藻開門見山。

    張辛眉接到電話的時候,有點意外。

    他沉吟了下:“見面說。”

    見面,對司玉藻而言是一種折磨,可她不能徹底和張辛眉決裂,人家又沒做錯什么。

    她猶豫了下,答應了:“好的。”

    翌日,他們倆約了早茶的餐廳,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司玉藻還以為見到他會特別難受,可真正見面了之后,她的心情是很好的。

    甭管有沒有結果,能看到他,都是一件令人開心的事。

    司玉藻把她小姨的事說給了張辛眉聽。

    “......這算是什么大事?”張辛眉道,“我會打點,你放心。”

    司玉藻點點頭:“謝謝叔叔。”

    張辛眉笑了笑。

    他自己可能沒有意識到,他的笑容有點苦澀。

    他又做回了司玉藻的叔叔。

    這頓早餐,他沒有吃多少,心情很郁結。

    和司玉藻分開之后,他派人去把此事告訴了洪門。

    洪門的人跟張家斷了好幾年的關系,所謂人走茶涼,并不會把張辛眉的話奉為圣旨。且張辛眉現在在政府機關做事,他們總感覺他是政府的人,跟洪門更加格格不入。

    隨后,跟蹤和監視顧紜的人,從六七個變成了一個。

    顧紜看到了他。

    那是個特別高的男人,約莫有一米九,鐵面不茍言笑。

    他跟了她幾天之后,顧紜走近了他。

    他太高了,顧紜是個剛到一米六的姑娘,要使勁昂頭才能看見他的臉。

    她這樣,氣勢上顯得很弱小。

    故而顧紜突然往旁邊的花壇上一爬,站在了花壇上。

    那人很顯然愣了下。

    “我說過了,我沒有打開紙袋。”顧紜道,“不要再跟蹤我了,我沒有拿任何東西。張九爺不是跟你們說了嗎?”

    “我沒有跟蹤你。”男人冷冷說,“我路過。”

    他和上次跟蹤她的人不同,他不躲不閃,就是跟著她,也不主動上前問話。

    他只是跟著。

    洪門要給張九爺面子,同時也覺得,顧紜的確沒打開過紙袋,那紙袋是完整無缺交給他們的。

    但是,的確有一份很重要的東西不見了,于是他們派了個無名小卒,天天跟著顧紜,不管有棗沒棗,這棵棗樹都要先守住。

    反正這個男人沒什么地位,個子又太高了,做保鏢都是活靶子,索性讓他做這些無關緊要的小事。

    這也是洪門對張九爺表達不滿。

    司玉藻派宋游去收拾他,那人也說:“我沒有跟蹤,我就是路過。”

    宋游威脅了他一通,然后對司玉藻道:“大小姐,他是個小人物,也說奉命行事。與其殺了他,還不如去找下令的人。”

    “下令的人連張叔叔的面子都不賣,可見他們丟的是很重要的東西。”司玉藻沉吟,“這人不跟蹤小姨,等他們過幾天想起來,還是會派其他人來。

    不如就讓他跟著,也讓李效去,保證小姨安全。這人多跟蹤幾天,就等于替小姨洗清了嫌疑。”司玉藻說。

    她也把這話告訴了顧紜。

    顧紜點點頭:“我明白的。”

    “你正常上下班即可,李效在你身邊,他能打得過那人。”司玉藻道。

    李效也道:“是,屬下絕不會讓顧小姐有危險。”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