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親愛的少帥大人 >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380章 不要化妝

親愛的少帥大人(明藥) 第1380章 不要化妝

 熱門推薦:
    進來的男人是裴家的大少爺,比司瓊枝還要早進這家醫院,那時候醫院沒有裴家的股份。

    他是腫瘤科室的主治醫生之一,跟實習的司瓊枝不同。

    如今,他雖然不是主任,地位卻超過了主任,因為他是董事。

    胡嶠兒是裴家的二少奶奶,要叫這人一聲“大哥”。

    男人略微點頭,并未答話。

    胡嶠兒有點怕這位素來冷若冰霜的大哥,當即把東西收拾收拾,轉身就走了。

    她走后,司瓊枝也看到了進來的人,打了招呼:“裴醫生,早上好。”

    他叫裴誠,今年二十八歲。他比司瓊枝大六歲,因為一直在歐洲學醫,耽誤了婚事,至今未婚。

    他剛回國那段時間,裴家一直想讓他娶了司瓊枝,甚至到了低聲下氣的地步。

    司瓊枝卻沒給裴家這個機會。

    裴家上下對司瓊枝大概都沒什么好印象,包括這位裴大少爺。

    他冷淡一點頭。

    他有自己的辦公室,早上是過來拿些資料,于是他簡單說明了自己的要求,等司瓊枝拿給他。

    司瓊枝嫻熟把幾本病例翻出來,遞給了他。

    他看了眼司瓊枝,道:“上班不要化妝。”

    司瓊枝微訝。

    她眉頭略微蹙起。

    裴誠看到她蹙眉,只當她是對自己的話不悅,眼眸更冷:“醫生要衛生,你涂脂抹粉,何來的干凈?”

    司瓊枝的眉頭更緊:“我沒化妝。”

    裴誠帶著一副金屬邊的眼鏡,鏡片是冷冷的,此刻折射了他的眼光,更加的冷漠。

    他聽聞如此狡辯,看著她那因為涂抹唇膏而鮮艷的唇,畫了眼線而顯得大而明亮的眼睛,對司瓊枝當面撒謊的行為深感荒謬。

    這樣撒謊有什么意義?

    別人又不瞎。

    不過,他不是主任,對同事沒有批評教育的責任,說了一句,對方死不悔改,他也懶得多嘴,轉身就走了。

    司瓊枝拿出鏡子。

    夏天的時候,她的唇色總是會很紅,卻又不是正常的紅,的確像是涂抹了唇膏。等過了炎熱的盛夏,天氣涼爽時,這種情況就會稍微好轉。

    她也苦惱。

    大嫂給她診脈,說她的身體很正常,這種天賦異稟的紅唇,可以當做上蒼的恩賜。

    司瓊枝是不太在意的。

    她在醫院里有她老師的照顧,又因為她來自顯赫的司家,其他醫生護士都不會當面說什么。

    直到今天。

    裴誠一語道破,看樣子是忍了很久。

    司瓊枝在考慮,是繼續之前的計劃,在大醫院里工作五年,學會了本事,結交人脈,以后開個自己的醫院,還是換家醫院?

    這家醫院是目前整個三州府最好的,司瓊枝舍不得這得天獨厚的環境。

    誰能想到,裴家會突然入股呢?

    她嘆了口氣,默默把鏡子放了回去。

    很快,其他的醫生逐漸到了。整個腫瘤科,除了老師就只有司瓊枝一名女醫生,剩下的都是護士。

    在這個年代,能學得起西醫的,都是有點家世的人家。而有家底的華人,還遵從女子不能拋頭露面的舊習,故而女醫生鳳毛麟角。

    司瓊枝上午有個小手術,下午要給老師的一臺大手術做助手,一整天都很忙碌,到了下班時,她拖著疲倦的身子換了衣裳。

    出門時,她又遇到了裴誠。

    裴誠換了襯衫西褲,帶著金絲邊的眼鏡,風度翩翩往前走。

    看到了司瓊枝,他跟瞧見其他同事一樣,態度冷淡一點頭,算是打了招呼。

    他往前走,司瓊枝很尷尬的發現,他的去向和自己完全相同——她約裴二少奶奶胡嶠兒的那條街,正好是附近最繁華的街道之一,開了不少的西餐廳。

    裴誠好像也是去赴約的。

    “怎么?”他走了幾步,終于發現了亦步亦趨跟著他的司瓊枝,停下來問道。

    司瓊枝不知這話該怎么解釋。

    “我約了人吃飯,就在......”她報了街道的名字和餐廳的名字。

    裴誠不輕不重嗯了聲,沒有說什么,繼續往前走。

    他也是去同一家餐廳。

    走過去,約莫十幾分鐘,并肩而行卻不閑聊,氣氛會很詭異;若是錯開了走,更顯得奇怪。

    司瓊枝找了個話題:“今天來了個腦溢血的病人,搶救得如何了?”

    裴誠看了她一眼。

    此刻,落日并未西沉,盛夏黃昏的陽光仍是那么烈。

    那陽光經過了他的眼睛,再由鏡片反射出來,落在司瓊枝臉上,就好像她是個智障。

    裴誠覺得,下班聊工作,還不如沉默。

    于是他道:“走路就是了,不必沒話找話。”

    司瓊枝舒了口氣。

    雖然他如此說了,到底是不自在的,司瓊枝故意放慢了腳步,不著痕跡落后幾步。

    不成想,走到了拐彎的路口時,裴誠卻停下來了,似乎在等她。

    司瓊枝只得加快腳步走過去。

    裴誠也不說話,等她追上來了,才繼續往前走。

    真是遭罪。

    到了餐廳門口,司瓊枝立馬進去,和他告辭,隨便找了個位置坐下。

    好在餐廳夠大,裴誠約的朋友早到了,座位在西南角,和司瓊枝離了十丈遠。

    不過片刻,胡嶠兒也到了。

    她們倆坐了半個小時,飯后甜點都沒吃,就起身各自告辭了,好像談的不是很愉快。

    裴誠往這邊看了眼,繼而低下了頭。

    司瓊枝回到家,去告訴顧輕舟:“她果然是在套話。大嫂,你放心吧,我已經搞定了。”

    顧輕舟笑了笑。

    翌日,司瓊枝早起時,又咋咋呼呼沖到了顧輕舟的院子。

    顧輕舟不像她時常要上早班。她這幾天很忙,又要照顧孩子,又要安頓親朋,夜里還要處理岳城、平城和南京發過來的電報,才闔眼就被司瓊枝給吵醒了。

    “大嫂,大嫂你快看!”司瓊枝急得唇色都不對了,那張艷紅的唇此刻一片慘白。

    她把一張報紙遞到了顧輕舟面前。

    顧輕舟伸頭一瞧,發現是一則社會新聞:今早凌晨時,有人在大馬路上發現了一具女尸。依照警備局的調查,此女名為裴胡嶠兒,是裴家的二少奶奶......

    顧輕舟看到那個名字,愣了又愣。

    “胡嶠兒?”她錯愕道,“她......”

    “大嫂,我心里特別不安。”司瓊枝焦急道,“此事恐怕要燒到咱們身上。”
g3贵阳麻将游戏下载